搜索

重返森林,为大熊猫“探寻”回家路

匿名/2019-10-27 13:34:41/ 分类:财经/阅读:4161
动物园、繁育基地并不是大熊猫真正的家,大森林才是。“祥祥”作为一只雄性圈养大熊猫进入山林后,首先面临的是与野生大熊猫争夺领地,它两度被追赶驱逐,最后从高处摔落造成器官受损死亡。在大熊猫栖息地中,雌性大

动物园和繁育基地不是大熊猫的真正家园,而是大森林。大熊猫是世界上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旗舰物种,也是“保护伞”物种。在保护大熊猫的同时,它们也将保护其他动物、植物和生活环境。让它们走路回家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熊猫中心)的最高理想。熊猫中心历经10多年克服“发情困难”、“交配受孕困难”和“育儿生存困难”等世界性难题后,熊猫中心圈养大熊猫数量迅速增加,为大熊猫回家提供了现实依据。因此,科学研究已经开始深入。野生训练、野生释放和野生引进大熊猫的困难再次被突破,展示了熊猫中心领导大熊猫研究和保护的传奇。

《白雪公主》中的“陶陶”

野外训练让母亲带走她们的孩子

2003年,经过几轮专家讨论,熊猫中心正式启动了熊猫野生训练计划。

“我们选择了一只体格健壮、反应敏捷、学习能力强、在幼儿园打遍全场的大熊猫香香作为训练对象。”熊猫中心研究管理部主任黄燕回忆道。

大约两岁的香香被带到卧龙核桃坪野外训练基地进行训练。经过训练,香香逐渐意识到自己的领土,逐渐摆脱了对守护者的依赖。2006年,“香香”终于从“可爱的洋娃娃”变成了“野孩子”。专家初步评估,“香香”基本上有能力在野外生存,可以被释放。

释放地点选择在“武夷山棚”的山林里,武夷山棚是野生大熊猫的重要栖息地。这里的沟壑纵横交错,既复杂又危险。释放后,人们等待它融入山林并繁衍后代。然而,等待的是他死亡的消息。作为雄性圈养大熊猫进入山林后,香香首先面临与野生大熊猫争夺地盘的挑战。他被追了两次,最后从高处摔了下来,造成器官损伤和死亡。

“香香的去世给科研团队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各种公众舆论的不理解也纷纷涌来。我们压力很大。面对失败,我们需要总结经验,探索新方法,更好地前进。”黄岩说道。

卧龙核桃坪野外训练基地负责人吴戴夫在海拔2800多米的天台山野外训练基地接受采访时列举了当时总结的几个教训和经验:第一,方法。在参加训练前,“香香”依靠人工繁殖,训练后野生性不是很强。第二是性别选择。在大熊猫栖息地,雌性大熊猫不会互相争夺地盘,而雄性大熊猫存在种群延续问题,会互相竞争和争斗。第三是土地释放问题。“香香”位于“武夷山棚”的山林中,是大熊猫种群最集中的地方。香香是一只圈养的雄性大熊猫,它不够野生,竞争对手很多,所以生存压力很大。

在总结经验后,熊猫中心正准备在2008年开始第二阶段的野外训练。汶川地震发生时,这个计划突然终止了。

2010年6月中旬,熊猫中心举办了一次专家研讨会,提议重新启动培训计划,实施带母带婴的新野生方法。新方案得到了专家的批准。

“这个计划的实施非常困难。由于卧龙镇的熊猫中心遭受重大损失,60多只熊猫被迫分8批转移出卧龙。我们组建的15人团队将从雅安碧峰峡基地挑选4只交配过的雌性大熊猫,并将它们送到卧龙核桃坪野生训练基地。当时,通往卧龙的最便捷的道路因地震而被毁,所以我们不得不绕道金笳山和巴郎山,花了13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黄岩的记忆。

目前,一个新的卧龙核桃坪野生训练基地已经翻修。有五个狂野的训练圈。其中,一只带着幼崽的大熊猫正在野外训练圈1、2和3接受第一阶段的野外训练。基地饲养员牟世杰站在竹林覆盖的野外训练圈前,比划着训练。

第一阶段:熊猫宝宝生活在核桃平地第一阶段野外训练圈的半自然环境中约0-12个月。它是由它的母亲熊猫饲养的,与人类和人造食物没有直接接触。它只喂养熊猫妈妈以确保它有足够的牛奶。为了减少人类对幼崽的影响,研究人员穿着熊猫服,在喂食时涂上熊猫尿。第二阶段:熊猫宝宝将与母亲在胡桃坪后山或天台山第二阶段野外训练圈的自然环境中生活约13-26个月,不与人类和人工食物直接接触。

穆世杰说:“经过两个阶段的野外训练,熊猫幼仔只有在能够独立选择不同年龄的竹子,独立寻找水源,在野外寻找庇护所和休息场所,具有高度警惕性,并能有效避开人类或其他危险动物后,才会被释放。他们还将接受初步评估,如体检和生存评估。”

野外训练的整个过程一直触动着科研人员的心。

2010年8月3日,“曹操”在一个野生围栏里生下一只雄性幼崽。这是世界上第一只出生在野外训练基地的熊猫幼崽,也是当时四只熊猫中唯一带回来的一只。

陶陶出生的那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吴戴夫说:“我们担心宝宝会淋湿生病。我们在旷野为它建了一个掩体和树洞,但曹操置之不理。她把婴儿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直被雨水淋湿。在那之后,我们惊喜地发现熊猫宝宝已经完全干了,没有淋湿。”

"陶陶半岁多的时候从树上摔了下来。"吴戴夫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然心有余悸:“当我准备下班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赶到了野外,我跑的时候心都跳出来了。仔细检查后发现,它没有其他问题,只是在离开前有点害怕。”“陶陶”在经历了暴风雪、暴雨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后,与母亲一起成功完成了第一阶段至第三阶段的野外训练。在我母亲的指导下,“陶陶”变得越来越狂野,学会了面对天敌、躲避人类和识别伴侣动物...

《乔乔》是一部成功的野外电影,它正在生双胞胎。

带着“武术”,她独自找到了回家的路。

2012年10月11日,2岁零2个月大的“陶陶”在许多人眼中走出笼门,慢慢消失在四川雅安荔子坪自然保护区的绿色竹林中...

“陶陶”是继大熊猫“香香”之后研究人员的又一次尝试。它在荔枝坪采取的措施标志着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的新阶段,也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

回归自然的“陶陶”能融入新环境吗?研究小组一直在跟踪和监控野生大熊猫的信息。他们每月有一半以上的时间住在山里。通过监测领gps定位、连续跟踪、确定活动范围、根据采集的粪便、开展个体判断和疾病监测、饲料摄入现场数据调查确定生活质量等。两年跟踪监测数据显示,荔枝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昌平分区“陶陶”活动面积逐渐扩大,最终趋于稳定,活动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这一切都表明大熊猫真的“回家了”!

从2013年到2015年,每年发行一部,分别发行《张翔》、《雪雪》和《华娇》。2016年至2018年,两部电影同时上映,分别是《华岩》、《张梦》、《Xi》、《薛莹》、《秦心》和《小核桃》。2019年的发行正在稳步推进。据了解,熊猫中心计划每年发行更多的熊猫。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熊猫被释放,研究人员有了更多的关注和更重的工作任务。山里的这些大熊猫怎么样?

吴戴夫说,归还大熊猫戴的全球定位系统项圈是目前获取大熊猫野外活动数据的重要途径。由于颈圈的尺寸和电池电量有限,它将在1-1.5年内自动脱落。摔落后,研究人员将全面分析之前收集的数据,继续追踪大熊猫活动的范围,根据野外收集的粪便进行dna鉴定,并分析竹子摄入量等数据来判断大熊猫的生长和活动范围,必要时再捕捉。

2017年底,研究人员在重捕笼中意外发现了一只大熊猫,这被证实是它被放生的“摇摄”。熊猫中心的兽医在体检后非常满意:“陶陶”发育正常,身体状况良好,重122公斤。在确认他的健康状况并戴上gps项圈后,他再次获释。

“陶陶”在野外成功生存5年,验证了圈养大熊猫母兽野外训练和放生方法的成功,也创下了圈养大熊猫在野外生存时间的新纪录。

截至2018年12月,熊猫中心已经通过野外训练释放了11只熊猫,并在野外成功存活了9只熊猫。

“秦心”和“小核桃”回归现场

野生引种丰富的遗传多样性

2017年7月31日清晨,一个好消息从卧龙核桃坪的野外训练基地传出。大熊猫“曹操”出生了,母子平安。这是世界上首次在野外成功引进圈养大熊猫的案例,也是大熊猫繁育和科学研究领域的又一重大突破。

随着熊猫中心圈养种群的不断增长,圈养种群遗传多样性不足和种源结构单一的问题日益突出。在不能直接从野外捕获大熊猫以丰富圈养种群基因库的情况下,增加圈养大熊猫种群的遗传多样性,提高圈养种群的活力已成为21世纪以来亟待解决的研究课题。

面对这个难题,熊猫中心的专家们受到了野外大熊猫训练的启发。"既然大熊猫可以被释放,为什么不能再被找回来了?"熊猫中心执行副主任张鹤民说:“这次释放是野生种群的复兴。这种检索可以将野生种群的基因带入圈养种群,也有利于大熊猫的保护,为小型野生种群的复壮奠定基础。”

2016年底,熊猫中心发起了一项关于将圈养大熊猫引入野外的开创性研究。在野生大熊猫繁殖季节将圈养雌性大熊猫放生到野外,与野生大熊猫交配,然后将新的血缘关系带回圈养大熊猫种群的决定,这不影响野生大熊猫的生存状态,也能增加圈养大熊猫种群的活力和遗传多样性,在世界上没有先例,只有经过几次曲折才取得成功。

吴戴夫说:“当时我们选择了两个计划。一种是将发情的雌性大熊猫放入圈内,等待雄性大熊猫的到来,根据前人的结论,雌性大熊猫的发情周期可以吸引雄性大熊猫交配6-7公里。最后,实践失败了。在另一个方案中,也参加了野生训练的、具有野生基因、体格强壮且没有疾病的雌性大熊猫被释放并获得成功。"

经过综合考虑,体格强壮、身体状况良好的曹操第一次被选中。引种地点设在野生大熊猫集中的“武夷舍”区,非常适合野外引种。实验证明,“曹操”在野外非常受欢迎,许多“求婚者”都为“曹操”而战。

目前,大熊猫“曹操”通过三次野外引种成功产下三只幼崽和五只幼崽。其中,2018年,“呵呵”和“美美”双胞胎出生于“曹操”野生引种,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为“第一对圈养野生引种并存活下来的大熊猫双胞胎”。今年8月,“曹操”又生下了一对被引入野外的双胞胎。

几天前,好消息又“击中”了。参与野外引种的大熊猫“乔乔”在天台山野外成功生下双胞胎。“乔乔”是继“曹操”之后第二只成功引进并产下幼崽的大熊猫。它也是第一只在野外环境中生下幼崽的圈养大熊猫。到目前为止,它的第二只幼崽还没有接触过人类,是由它的母亲“乔乔”抚养大的。我们期望这只幼仔能和妈妈一起在野外环境中长大,实现自我释放,这将是大熊猫野外释放的又一次飞跃。(张于谦、梅清、李松岭)

北京快三

上一篇:最高融资10亿美元,拼多多要打通分散、低效的农产品供应链

下一篇:西安市交通信息中心回应微信号发网赌广告:不法人员攻入平台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19 e-actif.com 广阔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